四十八小時海上漂流紀實

經歷長達48 小時的海上漂流 , 我們獲救了!

作者 蔣潔銘

􀂄 前言

感謝順盛八號漁船船長 余榮棠 先生的搭救、家人朋友海科志工們的關心、海巡弟兄及行政院國家搜救指揮中心的搜救、無以言表,感謝再感謝。許多潛水先進、同好有鼓勵也有責難,小蔣虛心接受,心存感激。也希望將此事件的實際情況與這兩天的心路歷程與各界經驗交流。

􀂄 400 公尺的長度 , 48 小時的距離

我們在棉花嶼西北岸附近海域潛水,出海面時看到搭乘的「世紀號」海釣船,就在距離約 四百公尺 的岸邊海面上,但當時海流強勁朝著澎佳嶼方向流動,就這樣開始經歷了一生難忘的海上漂流四十八小時驚魂記。

􀁺 九月十五日下午2 30 , 船長錯過了重要的一小時

船上其他潛者已陸續上船,因我與祥明的氣瓶尚餘100 BAR 的空氣(約半支氣瓶的容量),故徵得吳哲夫船長同意以30 分鐘時間潛水,先後在棉花嶼西北岸邊八至 十二公尺 處展開潛水活動,3 時整在潛點附近浮出海面,祥明亦在3 02 分浮出海面(電腦表記錄),此時兩人相距約10 公尺,經兩人浮力袋及高音氣笛呼叫無效和漁船失聯後,經驗告訴我隨即游向小張兩人用繩子綁在一起以防

止被海流沖散,期間曾試圖游向岸邊但因海流強勁而失敗,也想發射信號彈可惜故障。眼見船隻及棉花嶼越來越遠越來越小而船仍在原處未有動靜,深知情況不樂觀。(後經船長及船上數位潛友證實,船隻到他處接潛者後就停在那,至4 點多才經潛友多次催促船長下移動船找人,原因之一是他沒戴錶,記錯下水時間,誤以為我們3 30 分才下潛,且認為是老手而輕忽)

􀁺 九月十五日下午4 30 , 老鳥的最壞打算….

我覺得此時應先與小張做好心裡建設,這也是後來幾天能渡過的關鍵。我告訴他我們應該做最壞打算,從現在開始我們是生命共同體,要互相鼓勵扶持、彼此勉勵、只能說好話、不能說喪氣的話、並約定不能往壞的方面想,而隨著時間拉長,心情定會開始浮躁不安、無助與緊張,在無謂的掙扎後體力必會逐漸耗盡,所以想要活命,只有盡力讓自己穩定下來,不浮躁也不爭執,身體動作不要太大,能在海上撐越久獲救機率就越高,此外需補充生魚肉來保持體力。

檢視身上潛水配件,計有浮力袋兩個、潛水旗一面、水面高音氣笛兩個、閃光器兩個、大小手電筒各一支、反光鏡一片、口吹式哨子一個、漁槍兩支、魚串兩個、潛水刀兩支、6 繩子一條。

假使要船潛你務必準備一些<其他裝備>如浮力袋.水面高音氣笛.哨子.閃光器.手電筒等基本信號配件。甚至信號彈.水中染色劑.乾糧.水及吹氣式平面泳圈等等以防萬一。

東風帶著浪不停的打在我們身上,看不到漁船,天色漸暗了,海流帶著我們朝北àCŠ         ______西方向往澎佳嶼移動。

􀁺 九月十五日晚上9 , 開始海上漂流

我們隨著海流漂到了澎佳嶼西南方約3 海浬處(1 海浬=1.853 公里),此時海流經停頓後轉向東北方。一整晚海上漂流,不是四目搜尋可能獲救的機會,就是看著天上的星星,整夜不能闔眼,不敢睡覺,漂浮著,等待再等待。水中有群約手掌般大的剝皮魚跟在腳邊,捉了兩隻,割下魚肉補充體力(肚子並不會感覺肌餓)。

􀁺 九月十六日凌晨3 , 在大自然的力量下,人是很渺小的

到了澎佳嶼東方後流水再轉向西北方向移動。我們相互打氣,也把身上配重帶上的鉛塊拋棄以增加負浮力(配重帶不能丟,可能會有其他用途)。海上飄來一些浮木,兩人抱住一支樹幹讓身體有個依靠,其實抓住浮木並不會較舒適,在海浪

的衝擊下反而需用更多力量去支撐,只是心裡安慰而已。樹幹上爬了些小螃蟹,就讓身體補充些蟹肉及蟹汁吧!

4 30 分左右,感覺越來越靠近澎佳嶼,目測不到1 海浬,兩人決定踢踢看是否有機會上島,當然是無功又消耗了很多體力。在大自然的力量下,人是很渺小的,我們只能懷抱著希望,在冰冷的海水中冷靜待援。

􀁺 九月十六日早上6 , 被發現 , 被看見 , 被放棄 ?

黎明終於到來,看著太陽從海面上升起,知道撐過了黑暗,就會有生機,但是往後發生的事情,差一點讓我們難過到哭出來,早上6 28 分漂流在澎佳嶼北北西方約2 海浬處,先聽到聲音而後看到海上有直升機朝我們飛來,心想應該是來救我們的,抓住機會趕快搖動橘紅色的浮力袋,但遺憾的是直升機並沒發現我們,直到接近到 五十公尺 眼前轉圈離去,唉

又不知道過了多久,終於海面上出現一艘漁船,又看到一線生機,我們很高興,再度揮舞橘紅色浮力袋,漁船看到了,也開了過來,但保持距離,停頓了一會後就開走了(似乎在思考或顧慮什麼),讓我們無法置信,接下來的日夜還有一些漁船,也是相同的情形,不知道漁船為什麼會如此?在外海上難得看到幾艘船,就算看到船距離遠也無效,航線能靠近我們的船機會不多,且需船頭航向我們船長才看的到求救目標,信心的燃起與幻滅一次次的衝擊著我們堅守活下去的信念,無法言喻。

􀁺 九月十六日中午12 , 想起賀歲電影東成西就裡的梁朝偉

離澎佳嶼越來越遠….看不到了,後來在海上也沒再見到過陸地。泡在海水裡,不敢睡覺,海浪的沖擊,豔陽的暴曬,使臉部愈來愈熱,嘴唇及口腔也因海水浸泡,失去口腔黏膜的保護開始紅腫化膿,進而擴散到舌頭及喉嚨,又痛又麻,吞食時既痛又黏稠的難以下嚥,這是所未預料到的狀況(因臉上帶著面鏡必需用嘴

呼吸)。泡了又曬、曬了又泡,只能用鹽水醃漬的感覺形容,這讓我想起一部香港電影裡主角嘴唇厚腫的畫面。(賀歲電影東成西就裡 , 梁朝偉中毒以後的樣子)

曾試圖將海上浮木綁成小舢舨,這樣可降低失溫的程度,撿拾海上漂來的粗尼龍繩,編成很多較細的繩子來綁,但因風浪太大,技巧不夠,始終無法完成,又消耗很多體力。在放開浮木的同時口中不自覺的叫著:威爾森.. 威爾森..(電影浩劫餘生中的擬人物)。

20 年潛水經驗,對潛水方式已很保守,安全配備亦周全,弄得現在如此狼狽,我們很難理解,這樣的事怎會發生在我們身上 ?

隨船出海潛水的人都那麼地相信船長,我們把生命交到他的手上,但他並未尊重生命。在此提醒各位潛水運動愛好者,從事船潛活動時,除了船型考量外還需慎選船長。

已經整個下午未看到船,判斷往北北西方向流去,獲救機率降的更低了。此時在海上眼中所看到的雲,每個都出現意義。有的像魚、像一些動物、像恐龍、像機器人等,幻覺已漸漸開始產生。又餓又累又渴,為了保持體力,必須吃些東西,取得蛋白質來源,剝皮魚日夜都跟在身邊,感覺很差,好像在等我們的軀體,偶爾也有紅魽靠近,當然海裡游來的不能錯過,分著吃,只是這次刀功較講究。

􀁺 九月十六日晚上5 30 , 當我們抱在一起………

十六日晚上是最難熬的夜晚。夜幕再度低垂,體力不斷地消耗,不知何時會獲救,祥明對我說『我好冷』,我回答他『我也是』,他要我抱著他,兩人就這樣在黑暗的海上緊緊貼在一起,漂呀漂卻也分分合合,因為東風所帶來的浪始終沒停過。

開始會想一些事,家人、朋友、未完成的事,也想到自己什麼都沒交代,到底會漂流多久?會不會獲救?總之想了很多很多,胡思亂想,但是兩人約好不能想壞的,只能想好的,都已經撐那麼久了,無論如何都要撐下去,我們緊握雙手,告訴彼此,無論情況有多壞,都要活下去。

􀁺 九月十六日晚上12 , 釣魚船不釣人

已無法判斷海流將我們帶往何處,隱約看到遠處捕魚船的燈光在海的邊際閃爍。

因為餓、渴、累、冷,入黑後幻覺不斷,看到大樓、看到城牆,甚至抬頭看月亮以為是燈泡,眼不明,腦不清,知道自己產生幻覺,不斷眨眼努力將腦海中浮現的假像甩掉,但是幻覺不斷的侵入阻止不了。

這幾天兩人不停的排尿,沒喝水怎麼會有那麼多的水份排掉呢?很浪費!尤其是在此缺水之際,捨不得排掉但又留不住。(其實身體脫水狀況已很嚴

重,只靠意志力支撐)凌晨約4 點接連有兩艘漁船接近,一為海釣船一為普通漁船,他們被我們身上的求救閃光器及手電筒的燈光所吸引而靠近,心想有救了,船上釣客還用手電筒照我們,但一會後又離開了,留下我們繼續在海裡為生存而奮鬥。

􀁺 九月十七日上午5 30 , 我始終認為不會死在這裡

太陽從海平面再度升起,兩人發出歡呼,儘管聲音十分微弱,但是我們還是很高興,見到太陽一則以喜,一則以憂,喜的是又撐過了艱辛的一夜,憂的是太陽實在太大了,曬得我們頭昏腦脹。在口乾舌痛之際,想的是水,甚至於奢侈點”冰舒跑”,『麻辣火鍋』! 對了, 若能回去一定要趕緊吃麻辣配冰的白酒,祥明要我不要再說了,他快受不了。

依照太陽的方位研判,我們改往東北或朝東方向流,而位置應在澎佳嶼的北方很遠處。照此方向為往釣魚台去,船隻更少,應只有貨輪經過,獲救機率已不高了。上午6 點及10 點左右各有一艘貨輪經過,最近距離約 一百公尺 ,可惜未停下來。

我始終認為不會死在這裡,家人在岸上等我,不能就這樣離開,意志力告訴我還能撐下去,但身體能維持多久?離天黑只剩4 5 小時,我們的求救燈具電力都已用盡,晚上是沒機會得救的,情勢對我們越來越不利。

􀁺 九月十七日下午2 30 【順盛八號 救命恩人】

不知道過了多久,在太陽開始偏西時,又先後看到了兩艘漁船(事後知道為基隆籍同公司的遠洋拖網漁船),我搖了搖昏睡中的祥明說「有船了」,他睜大眼看「真的是船!」,兩人拚命的高舉橘紅色浮力袋,終於奇蹟發生了,漁船靠近,看到「順盛八號」好大的四個字,船上有人丟出繩索,我們抓住後,七手八腳地被拖上船,但上船後,身子一軟就倒了下去了無法站立,才知道身體已不聽使

喚,船上的人拿水給我們喝,卸下身上潛水衣物後跪在甲板上沖熱水澡,祥明看著我說他好想哭,接下來就一陣…….

換上船長提供的運動衣褲,喝著特別為我們準備的薑湯及熱湯麵,感動的說不出話。然後到船長室道謝,並用衛星電話向家人報平安。我們終於在澎佳嶼東北方30 海浬 處獲救,下午4時左右由基隆第一海巡隊巡邏艇接回基隆港。家人

和朋友們在碼頭上等著我們。

註:棉花嶼附近海域洋流很強,屬黑潮支流,從下水地點到獲救地點直線距離是 四十海浬 ,但是事實上,那兩天我們隨波逐流,在海上被洋流以「之」字形往北送來送去,實際上漂了一百多海浬。

􀂄 再次感謝這次事件關心幫忙的家人朋友們,往後我們會更珍惜及擁抱生命 !

􀂄 我也願用下半輩子時間為台灣海洋及潛水界貢獻心力

y41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